龐中英
  澳大利亞布裡斯班G20峰會再次顯示了G20的必不可少性,但同時也顯示了G20目前的局限和問題。
  2009年匹茲堡峰會的聲明指出G20是“最主要的國際經濟合作平臺”。可如今,G7儘管力不從心,卻稍稍回潮,正試圖主導G20進程。俄羅斯儘管精心主辦2013年聖彼得峰會,卻在2014年被趕出G8,失去在G20中橫跨G8和金磚集團之間左右逢源的優勢。俄羅斯與西方的對立發展到大規模經濟製裁的地步。最大不協調是G20的不少成員國,為了剋服危機,違背“宏觀經濟政策協調與合作”的共同承諾,先後推出貨幣“量化寬鬆”政策。
  此外,G20還面臨其他一些核心問題。首先,G20仍然局限在金融,尤其是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和國際金融監管領域。當然,最近幾年G20主辦國,竭力讓G20不僅討論金融,而且討論經濟以及氣候變化。國際發展問題以往並未受到重視,而韓國在2010年意識到這一問題,成功地把發展問題納入中心議題。今年澳大利亞主辦,“全球增長”是中心,“發展”不是核心議題。但土耳其總理指出,安卡拉將把發展問題納入G20明年的主題。這顯示土耳其將利用其主席國權力試圖在這個問題上做文章,讓“全球化經濟”最後以人類的發展為歸宿。
  儘管G20每年也要面對一些迫切的政治問題,但長遠的國際政治,例如管理世界經濟的新規則、新興大國與老牌大國的關係、新的全球治理安排和新的世界秩序等深層問題還是沒有觸及。但是,全球國際權力的轉移和擴散,導致了國際政治的緊張,G20不能再漠視這些問題。一年一度聚會的G20政治領導人不僅面對全球金融治理,而且應坦率直面世界秩序之重大問題,告訴全球公眾他們到底想把世界帶到何處,未來的世界是否真如基辛格等人所說的將進入一個“無序時代”?
  最後,中國作為2016年G20峰會的主辦方,在突破G20的局限方面將發揮積極作用。中國外交政策正在轉型,更強調國際合作、多邊主義。中國主張改革現有國際金融組織但同時也積極探索建立新的國際金融機構。中國國內的全面深化改革與G20討論的多數議題之間,具有高度契合的相互作用。G20有助於中國的進一步改革,同時中國對G20的宏觀經濟政策協調與合作發揮著不可或缺的推動作用。筆者認為,作為G20重要的一員,中國主辦G20將為G20本身的改革提供了歷史機遇。在成功舉辦北京APEC之後,中國將再次為G20全球治理髮揮國際領導作用。在總結前10次峰會的經驗的基礎上,我們應辦出中國自己的風格和氣派,推動G20進入新階段。▲(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兼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家事打掃

ig32igai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